田文镜,精准加工 不差一点点(工匠绝活),沈阳

  【绝活亮点】

  董飞:火箭发动机出产环节钳工,拿手“高难度孔加工”。一些要害零件上的小孔,方位精度需准确至0.01毫米,“大机器钻小孔,检测耐性,更检测功力。”扎根三尺钳台20多年的他云淡风轻,底气十足。

     

  坐在大型摇臂钻床前,身材魁梧的董飞(见图),也显得细巧起来。上前打量这“大家伙”:摇臂环绕立柱,反转升降;不远处的加工台上,多孔零件正被切削出来……

  一“大”一“小”的比赛,需求底气,更关乎民族尊严。

  发动机,是航天器的“力量之源”,被称为火箭的“心脏”;涡轮泵,是发动机的“中心”;喷嘴环,是涡轮泵的“命脉”。“这‘心脏’里的‘命脉’,直接关乎发射使命的胜败。”素日里,董飞所担任的,便是这些“命脉”的出产加工。

  走进西安航天基地,航天六院7103厂涡轮泵加工车间里,机器轰鸣;数十台各式钻床一字排开,身着蓝色工服的工人,钻锉削磨,武艺通晓。

  “这个喷嘴环,是高温合金。原料又硬又黏,就像‘切牛筋’。”被学徒围在中心的董飞,正扯着喉咙演练,“环上的异形孔,加工起来最难。你瞧它,极度不规矩。”

  难不难,一看便知:直径40厘米的喷嘴环,上面均匀分布18个拇指巨细的拉瓦尔孔。每个孔,进口处是圆弧状,由大变小;出口处是锥形,由小变大;中心连着窄喉,轴线要在此对准。最要害的是,每个拉瓦尔孔都有夹角,需求歪斜加工。

  前些年,厂里也曾想引进数控机械。从外国请来专家,调试了1个月机器,无法抛弃:拉瓦尔孔太不规矩,且精度要求极高,机械力不从心。

  “数控不可,就人工完结。”董飞介绍说,每加工一个孔,需求12种异形刀具;喷嘴环有18个孔,共超越200道工序,“任何环节出现问题,零件就作废了。”通过重复实验,董飞创造出新式刀具,破解了断刀、啃伤等难题。现在的喷嘴环加工,功率提升了40%,合格率到达100%。

  加工拉瓦尔孔,不容易;加工涡轮壳体上的定位孔,则更难——其方位特别,全凭“盲操作”。

  跟从董飞来到涡轮壳体旁,但见眼前半米高的零件,中心洼陷进去,深度40厘米。凹径底部,2个芝麻巨细的点,便是定位孔。“小孔底部,只要1毫米厚度。”董飞通知记者,一旦操作不小心穿透小孔,历时半年制成、价值数百万元的涡轮壳体,就悉数作废。

  “每次打孔,就像调运大型钻床,拿起40厘米的细长手术刀,在芝麻巨细的病灶处,进行无价之宝的手术。”董飞说,“手术刀”一旦伸进壳体,“病灶”就彻底被遮挡。“盲孔加工,全凭‘磨、听、感’的手艺经历。”

  绝技在身,非朝夕之功。1996年,19岁的董飞从航天技校结业,成为一名钳工学徒。23年孜孜研究,董飞手上诞生了近万件火箭发动机涡轮泵部件,霸占了“异形盲孔加工”等许多难题。去年底,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搭载嫦娥四号探测器,代表人类初次看望月球反面。董飞所带领的团队,便担任其间170多个零部件的精细加工。

  培养“一枝花”,更需“春满园”。放眼整个车间,董飞近30名学徒中,“90后”占比七成,形成了中青年钳工人才队伍。

  “祖国的航天事业,最需求人才。”面临这群年青小伙子,严爱有加的董飞常常耳提面命,“精细作业,最需求心静。不允许一点点懈怠,更容不得半点闪失。由于你们手里,握着期望与未来。”

  本版制图:沈亦伶
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4月16日 07 版)
(责编:岳弘彬、曹昆)